雪地裏的鴿子(外二篇)

2018-10-09 16:06:35 作者:周存雲 來源 浏覽次數:0

臨窗而立,我守候著一種生命的奇迹。

我的屋前落下清冷的雪花,落下一層厚厚的寂寞。我伫立窗前,小心地守護著自己的期望,我總以爲會有什麽東西出現在眼前。

而時間堆積成厚厚的雪,奇迹卻沒有發生。

我凝望著窗外的雪花在朦胧的風景裏透射出我等待的憂傷。

此刻,我不能把緊閉的門窗打開,雪地就像許多人的眼睛,會看見我久立窗前的不安。

當我在長久的失望中轉過身去,突然聽到有什麽東西落在了窗前,我透過迷茫的窗玻璃,清楚地看見一只鴿子。

一只白色的鴿子落在積雪的上面。

她伫立雪地,像一支寬厚的歌,溫暖地落在我冰冷的心頭。我默默地注視她,並在這種注視裏體會一種別樣的情緒。

這時,我走過的日子多半在陽光下閃亮,我還並不了解什麽樣的天空可以被一只鴿子永遠熱愛。

我靜坐屋內,望著伫立在雪地的鴿子發呆。

雪,一場更大的雪就落在屋前。而雪地上的鴿子用堅定的目光注視我,使我看到春天就在眼前。

她潔白的顔色深入雪的腹地,她初涉人世的手開始接觸沉沉的苦難和艱辛,而她熱切而永久的注視令我徹底感動。

許多溫馨的語言被我輕輕說出。

鴿子,你飽含深情的注視,使我産生了走出屋子的念頭,你堅定的目光使我産生了穿越雪地的勇氣。

走出屋子,遠方的陽光撲面而來。而你,溫情地注視我的鴿子,請站在我的肩頭,看我怎樣越過冬天,並學會感激生活,學會在冬天裏歌頌遠道而來的愛情。

 

鄉村生活


我堅信,多年之後我仍能清晰地憶出此刻的情景。

藍藍的天空如祖母講述的那個遙遠的夢幻,總是站在一個恒定的高度凝視我們蹒跚的影子,我和羊群漸漸被群山淹沒。

雜草和一些不知名的小花從谷底悄悄爬上了山脊。站在高高的山頂上,我放飛渴盼的目光。家園溫馨的氣息正從村莊的上空飄蕩而來。

無雲的天空,我躺在向陽的山坡,讀幾首朦胧詩,想想遠方的城市。

而大尾巴綿羊就在我的腳邊,慢慢地咀嚼碧綠的青草,敦厚的目光流露出歲月的悠遠。

此刻天宇格外的藍,一些簡樸的想法開始如那小花淡淡地開放。多少年了,我習慣在平淡的日子中體會一種永久的歡樂。

站在高地,我漂泊的腳與泥土接觸的地方留下四月的影子。我把許多願望深藏于內心深處,成爲語言不可觸摸的核心。我遙望親切無比的村莊,想起那些遠遠離去的人,心中充滿憂傷。

陽光追逐著紅蜻蜓透明的薄翼,跌落到山那邊去了。

我甩響細長的鞭子,呼喚羊群。

我的羊群歡鬧著,驚擾了曠野的寂靜。

青山依舊,河水依舊,而我的腳印正被另外一些日子緩緩地覆蓋。

 

夢見家園


借助夜晚的力量,我又一次在睡眠裏走進夢境,走進母親的村莊。

露水打濕了我的鞋子,我注視著那淺黃的泥牆,那泥牆邊蒼老的榆樹,那與生俱來的憂患和山水一樣長遠。

河水依舊繞著村莊流淌,田野上長滿了成熟的莊稼,我看見母親在自己的田園裏勞動,她的身影勞累而充滿光芒。

庭前的花園裏青草萋萋,陽光也暖暖的,菊花開滿了一地,我想自己也是一朵花就好了。當母親走過時,我會伸出手,並大聲地喊道:媽媽,我是你的孩子,然後偷偷地看她在花園裏急急地尋找。

然而母親正在田園勞動。當別人都在暮色中回家時,她還要堅持幹一會兒,直到天黑,才沿著看不見的小路回家。

一個人的脆弱是無形的,當我流浪在外,薄暮中響起鳥兒歸巢的聲音時,我便想起小時候母親做好了新麥的飯,對著打麥場上的歡笑聲,一聲聲叫著我的乳名,喚我回家。

那根植于麥草在屋頂張望的縷縷炊煙,是否就是母親的心情,想著她的孩子,在等待我的歸來。

母親,還有誰像你一樣爲豐收而熬成黃昏的星星,還有誰像您一樣爲期待而站成村口的老樹,您倚門而望的姿勢就是兒子夜夜被夢追趕的唯一理由。

在遠離家園的日子,我才發覺自己像一條失水的魚兒,渴盼著遠逝的流水。

家園啊,什麽才是一個人永久的歸宿。

當我從秋風的吹拂中走出村莊,我傷情于有限的夜晚載不起廣闊的家園。

相關文章

[錯誤報告] [收藏] [打印] [關閉] [返回頂部]

最新文章